【开】阳游龙传】第四回 裸战官军

作者:暗黑小庸
????作者:暗黑小庸

????字数:8054

????2019/09/03

????第四回 裸战官军

????且说,威远镖局几个镖客突然反水,一瞬间就杀了毫无防备的白海龙和众位镖师,还有车里躺着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武当弟子。这一切的变故来得太突然,沈炎的注意力不得不转移到这一边。

????那些黑衣人继续冲过来,而几乎就是那些镖师被杀,沈炎的注意力被转移的一瞬间,发难谷惠玲等人的年轻白衣人却调头逃走。

????那个白衣高手也趁机飞上屋顶不知去向。

????此时三五十个黑衣人蜂拥而至,沈炎只能先料理他们,尽管杀死这些喽啰并不费事,但有他们拖延,足够让那两个黑衣人逃走。

????沈炎抡起开阳刀,以“七旋斩”杀入人群。人身为轴,刀身为幅,火焰四射。犹如来自地狱的魔轮收割着生命,刀锋所到之处,不留全尸。

????沈炎放下开阳刀,抽出寒月断刀,只重复着金蛇刺基础招式“鳞潜”、神风诀的基础招式“叱咤吟风”,结束了剩余几个黑衣人的性命。

????雷声滚滚,狂风大作。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,没有被大风吹散。下起了雨,雨并不大,但是很急。雨水冲击着血水,融合到泥土当中。遍地都是人的肢体、碎肉和内脏……如果有人来收尸,都分不清谁是谁的。

????那些反水的镖客,做完了他们所做之事,都用肋差刀抹了自己的脖子,这一切在沈炎料理那几个残余的黑衣人的时候,就发生了。

????沈炎来到马车旁,看到了里面,李麟、张平、贺刚,他们的心脏位置都被利刃刺穿过,已经气绝。

????谷惠玲打了把伞,正是沈炎为她画的那柄,伞也遮住了沈炎。

????沈炎手拄着开阳刀,看着李麟等人的尸体,木立了很久。无论他是多么强大的高手,杀了这么多人也会感觉疲惫,不是肢体,而是精神。

????“我输了!”沈炎打破了沉寂,天空又过了一阵闷雷。

????“这不是你的失败——”谷惠玲安慰的语气说道,好像就是一个贤惠的妻子,在开导着陷入窘境的丈夫。

????“他们达到了目的,这就是我的失败。”沈炎说道“他们的目的,就只是杀了这三个人吗?”谷惠玲问“他们一定知道,李麟是因为和我比武而受伤,所以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杀死他们,不惜下这样的血本,只是为了让我左右不能兼顾的一刹那杀死他们。”沈炎叹了口气道“然后这些死士又自杀,死无对证,所以我不知道他们的来历。”

????“杀了武当的人,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?武当派不同于那些迂腐的门派,他们很开明,我想不至于和你为敌。”谷惠玲道。

????沈炎苦笑道“可事情毕竟因我而起,武当派再开明,也会因此对你我心存芥蒂,只要存在这层芥蒂,他们就达到了目的,这还是只是刚刚开始。”

????谷惠玲也陷入沉默当中。

????此时,除了雷雨声,整个镇子都安静了,可怕的安静。

????沈炎推开了院门,街上已经是血流成河,满地的尸体,惨不忍睹。

????镖客和马匪都尽数死在了街上,争斗很激烈,双方打到最后都在贴身肉搏。马匪的尸体上插着肋差刀,镖客的尸体上插着匕首。孙万青也死了,尸体就靠在水井旁,右臂断在五步之外,还紧紧的握着大朴刀,左手拿着肋差刀,刀尖还留在一具马匪的尸体当中。他全身到处是伤,但显然却都是剑伤。

????马匪首领也死在他附近,致命伤也都是剑伤。

????死在他们周围的镖客、马匪,明显是陷入胶着状态之时,被一支第三股力量杀死,这伙渔翁得利的人,用的居然都是长剑。

????“看来,更大的阴谋还在后面。”沈炎说道

????烤鸭王和李曲儿夫妇,得到了一百两黄金,还有他们平时积攒的钱财,足够到任何地方再从新开一家烤鸭店,即使是什么都不做,也够他们好好的生活一辈子。他们离开了梅渚镇,这里他们已经不能居住了,无论谁的家里一个上午就死了这么多人,都不会再住下去。

????沈炎和他的四个美人要返回临安。

????他们骑着的都是快马,矫健腿长,江南之地宝马良驹并不多,一下子集齐这许多好马,必须要有一定实力。

????归途不像来的时候那么快,夜色降临的时候,到了仙山湖畔,也没有看到一村一镇。天又下起了细雨,三月的江南,总是这样阴冷潮湿。

????湖边有座破庙,沈炎驻足考虑了一会儿。

????谷惠玲看出了沈炎的疲惫,杀了那么多人,心总是会疲惫的,再强大的高手也不会将杀人当做是快事,除非是疯子。

????“今晚,就在这里休息吧!”谷惠玲说道

????沈炎没说什么,谷妃丽、谷媛可和谷心雨自然也不会说什么,都是不约而同的催马前去。

????那是一座已经荒废的佛寺,如今院子的墙壁都是半壁残垣,长满了杂草。

????寺庙没有完整的窗户,里面脏兮兮一片,佛像已经残破不堪,又结满了蜘蛛网。屋顶的瓦保持的还算好,遮风挡雨是够了。

????沈炎虽然武功盖世,可并不是养尊处优之辈,他四海为家闯荡江湖多年,风餐露宿也是家常便饭。

????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,佛像旁边阴暗的角落里,有一堆干草,想必是行走的路人经常在这里留宿。

????此时外面的又下起了雨,谷媛可和谷心雨找了些干柴,在庙里生了火堆。

????谷妃丽的包裹里还有从梅渚镇带来的食物,有馒头、有烤鸭,还有密制小鱼、豆干、花生米,当然还带了两坛酒。尽管那场血战很惨,对于刀头舔血的侠客来说,还不至于吃不进去饭。

????五个人围着火堆而坐,谷妃丽坐在沈炎的右边。沈炎已经一口气喝了半坛子酒,然后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谷妃丽,眼神中充斥着原始的欲望。谷妃丽懂得这眼神的含义,站起身脱光了衣服。沈炎将她扑倒在干草堆,压在她的身体上,一只手抠摸她湿漉漉的膣儿,对着她的嘴一阵狂吻。谷妃丽搂着他的脖子,抚摸他散乱的长发,配合他对自己做任何事情。

????谷惠玲在旁边看着,也脱了衣服,走到沈炎的身旁。谷媛可和谷心雨也跟着脱光衣服。祖孙四美女,都光着屁股齐集在这破庙中的干草堆,或坐或躺,玉体横陈,任由沈大侠享用。

????沈炎也毫不客气的,将这四对玉乳、四张美膣,抚摸、抠弄;四张俏脸蛋挨个亲吻。沈炎解了短刀,脱了衣服,挺起粗大的阳具,直挺挺的先捣入了谷妃丽的膣穴。

????他需要释放,再强大的男人也会有压力,这种压力最适合找女人去释放,这是造物主的智慧。

????沈炎粗大的阳具在谷妃丽的膣穴内抽送,每一次都顶住她的花心。

????“嗯…嗯…沈大爷…嗯…肏死我好了,嗯…大爷,妃丽是你的,随便肏死吧…嗯…舒服…唔…”

????谷惠玲坐在旁边看着沈炎肏着长女,为浴火焚身,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年迂半百便是魔鬼附身。她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大奶子揉了揉,将乳头含进自己嘴里吸吮起来,另一只手抠摸自己湿漉漉的膣穴,嘴里也发出了呻吟“嗯——嗯——哦——嗯——唔——”

????谷媛可看着姐姐被肏,母亲自慰,也是难受的紧,便伸手去抠摸谷心雨的膣穴“心雨,快,你也抠小姨的膣儿……”

????谷心雨也被挑逗得欲火膨胀,也伸手去抠摸谷媛可的美膣……两人相对而坐,双腿大开,互相用手指捅进对方的嫩膣,淫叫声重叠而来。

????沈炎连着肏了四五百次抽插,直肏得谷妃丽淫水不断飞溅而出,谷妃丽被肏出了高氵朝,阴精喷泉般涌出。

????沈炎功力何等深厚,这对于他还是刚刚开始。将谷妃丽扔到一边,就将谷媛可拉过来。

????“小浪蹄子,趴起来!”沈炎在她娇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????谷媛可乖乖的撅起白嫩诱人的屁股,还故意左右扭动“沈爷,可儿乖不乖呀!”

????沈炎没有废话,跪在谷媛可屁股后面,龟头顶着膣儿直接肏进去。

????谷媛可被这突如其来的肏弄搞得一时无法适应,却又觉着欢喜无比“嗷——啊……沈爷……哦……你大屌子太厉害了……哦……嗯,肏死可儿的小骚膣儿了……嗯……”

????沈炎边肏边说“小婊子,才破处几天就学得这么浪了,还真是你娘的闺女!”

????谷惠玲在旁边自慰着说道“嗯……那多好啊,都省得我这个当娘的调教……”

????沈炎的大阳具插到谷媛可的最深处,还有三寸留在外面,谷媛可一对坚挺的玉乳犹如钟摆一般的晃动,闭着眼睛享受着沈炎的肏弄。

????“哎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咦咦咦……嗯……沈大爷,好爹爹……嗯……肏死你小女儿了……嗯”谷媛可没羞没臊的淫叫,还晃动雪臀挑逗着沈炎。

????不过小妮子虽然够浪,可道行毕竟还浅,被沈炎抽插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喷了阴精。

????沈炎又将谷媛可扔在一旁,将谷心雨抓过来,双臂揽着她双腿,环过她后背将她抱起来站起身,阳具对着她膣儿,便肏了进去。

????谷心雨一个刚破身不久的小姑娘,就这样被他抱起来肏,除了难忍还有惊喜。

????“啊呀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沈爷爷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啊……”谷心雨逼着眼睛忍受或者是享受着大阳具的猛烈摧残。

????阳具捣入膣穴,噗嗤噗嗤的淫水飞溅出来。

????谷心雨的膣穴更浅,沈炎肏到底,还有半根阳具留在外面,而沈炎肏谷心雨的动作又频繁,谷心雨很快就泄了身,险些昏死过去。

????沈炎将瘫软的谷心雨放在草堆上,眼下只剩下谷惠玲还没肏了。

????谷惠玲的淫水流得都阴湿了一摊干草,早已经馋的不行“炎弟躺下,姐姐我来伺候你!”

????沈炎立即躺下,谷惠玲跨在他身上,膣穴对着阳具就坐了下来……“哦——哦——嗯——炎弟,我的好弟弟——哦——屌子好大——嗯——肏死姐姐了——唔——嗯……噢噢噢哦哦——”谷惠玲肥圆的屁股,上下起伏,撞击沈炎的下胯啪啪啪的响。一对巨乳犹如跳兔一般上下耸动。膣穴之内,不断溅出淫水,溅得沈炎满身湿漉漉的。

????谷惠玲内力毕竟不弱,连着套弄沈炎一千来回合也不觉着累,反而越来越快。又是战了小半个时辰,沈炎将谷惠玲肏喷了阴精,他也射了出来。

????此时,天色已黑,谷媛可和谷心雨已经累得睡了过去。谷妃丽和谷惠玲也簇拥着沈炎,裸体而睡。

????沈炎还睡不着,开阳刀立在三步的距离,夜明骷髅也照出点亮光来,沈炎又吃了点鸭肉鱼仔,喝了剩下所有的酒,方才睡去。

????天刚刚亮,一众手提长枪、钢刀的鞑子官军突然出现在破庙旁,足足有百十来人,领头的是个百夫长。发现破庙里有骏马嘶鸣,还不止一匹。

????鞑子治下的官军,对中原百姓的掳掠已成家常便饭,沿途百姓都被搜刮过,偶遇这么几匹好马,断定这庙中歇脚的肯定身份不一般。

????百夫长下了马,吩咐手下四个牌头,带领个子手下士卒将破庙院子其他三面包围,然后自己带着其余的士卒从破庙院门冲进去。

????百夫长又命令两个牌头带人打头阵,迅速的闯入那个没有大门的破庙。

????两个牌头和众位士卒一看庙中的情形,立刻发出一阵阵淫笑“哈哈哈哈,啊……想不到还有这好几个光屁股的大美人啊……倒是剩得大爷费事了……”

????两个牌头话音未落,寒月短刀就如回旋镖一般朝着破庙门前飞了过来,短刀割了一个牌头的喉咙,又飞回沈炎的手中,然后又飞出去杀死了另一个牌头,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,他运用的是唐门短刀武技神风诀中的“飞廉奔属”。此时沈炎浑身寸缕不挂,竟然晃动着胯下足有八尺的大阳具,一个“神影无踪”跑到了庙门口,从那个牌头脖子上取下短刀,然后一个“舞鸾逢迎”瞬间连杀了三个士卒,接着用神风诀中的“别枝惊鹊”、“叱咤吟风”等迅速而且狠辣的招式连着杀死了七八个士卒。

????其余的士卒见遇上了硬点子,纷纷退却。而此时百夫长带着其余的人也进了庙。

????百夫长见沈炎虽然迅速杀死了几个人,但自负他绝不能杀了这百十来人。并没有吩咐士兵一拥而上。因为此时,他看到了谷惠玲等四个美女来不及穿衣服,光着身子,各执刀剑准备迎敌,色心一起,自然是怕士兵慌乱之中伤了这四个美人。

????百夫长并不顾忌手下死了这些人,一脸淫笑的笑道“哈哈哈……我已经把这破庙围了个水泄不通,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逃了,几位美人,不如放下兵器,光着屁股到这边来,待我们杀了这个淫贼,再乐呵乐呵如何?”

????百夫长当然想不到,这一阵的犹豫,正好给了沈炎机会。沈炎在这个百夫长说话瞬间就回到了草堆旁,他虽然没穿衣服,却不知何时将寒月断刀收刀入鞘,并且将短刀绑在了右大腿外侧。此时已经提起开阳刀,开阳刀自带的煞气充斥着整个破庙,刚刚还满脸堆着淫笑的百夫长,也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。

????众士卒看着这个身材高大,浑身长着结实的肌肉的裸男,提着五尺长的大刀一步步的逼来,除了这勇武的形象让鞑子兵惊奇,沈炎胯下那八寸长的黑肉棍也让他们羡慕不已,也明白了这四个美女为何会心甘情愿光屁股陪他在破庙里过夜。

????百夫长感觉到事情不妙,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轻敌大意,当下也管不得许多“上,给我一起上,宰了这小子!”

????士卒们一听命令,挺起长枪纷纷向沈炎杀来,只可惜庙门不大,沈炎直接面对的不过十余人。沈炎使出迎战群敌的惯用招式“残月斩”,一道带着火焰的刀气横扫千军之势杀出,冲在前排的士卒纷纷人枪被斩成两段,而后排的士卒被这股霸道的刀气打回庙门。

????百夫长不由的往后退“撤,快撤,外面弓箭手准备——”

????百夫长企图用弓箭对付沈炎,沈炎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,提刀就跟了上去。待士卒都退出庙门,而沈炎也出了庙门的瞬间,沈炎人刀都散发出火焰,同时竟然跃起仗高,然后向下劈刀而落,只听犹如地震一般声响,破庙都被震得掉落了瓦砾,只见刚才退出去的那些士卒,有几个被刀气直接砍成了两截,其余被震死、震伤的有数人,包括百夫长也被这一震,瘫坐到了地上,这一杀招正是轩辕刀法中的“獠牙斩”,招式犹如猛龙獠牙,气吞山河之势。

????“保护大人!”这时一个牌头提着钢刀冲过来,企图要救走百夫长。

????沈炎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?只向前几步,此时百夫长周围又聚集了七八个人,还有的正在往这边赶。而沈炎已经到达了他们跟前,只见他又是周身犹如火焰焚身,抡起开阳刀,以全身之力聚集于刀锋,横向一斩,只见百夫长连同身边这许多士卒,都被斩成碎尸,且都被火焰吞噬,这招乃是轩辕刀法中的上乘招式“焚血斩”。

????“不是人——这家伙不是人——”其余官军见到如此惨烈的场景,几乎都吓傻了,都丧失了斗志。再说百夫长一死,群龙无首,眼下觉着只有活命要紧。

????而就在沈炎以“焚血斩”杀百夫长之时,四美女也持着兵刃出现在他的身后,尽管她们全身都光溜溜的,这些官军也动不了歪心思了。

????官军都退出到远门以外,这时候沈炎突然施展轻功“凌空踏虚”腾空跃起,又一个“雁行功”飞出院外,抡起开阳刀直接冲入聚集在院门外的大队人马,只听见外面哀嚎声不止,谷惠玲祖孙四美女也尾随沈炎,跟着沈炎杀那些官军。

????实际上,这群官军已经没有斗志,只想寻找机会逃走,而沈炎偏偏不给这样的机会,他专突入官军人多的地方去杀,以“七旋斩”、“残月斩”这些群杀招式为主,只杀得仙山湖畔又是一阵血雨腥风。其余落单的士卒企图分散逃跑,却被谷惠玲等四美女从不同方向一一解决掉。谷惠玲祖孙四美女,各自拿着适中长度的佩剑,她们杀人的时候晃动着不同尺寸的玉乳,扭动着或肥圆、或挺翘的屁股。沈炎余光瞧着她们,杀人也是如此妩媚,斗志更强烈,这时,官军已经被杀得只剩不到十个人,而且多数受伤。沈炎不愿再过多损耗内力,便放下开阳刀,又抽出寒月短刀,配合着“神行无踪”的步法,混合着金蛇刺、神风诀中的“鳞潜”、“舞鸾逢迎”、“别枝惊鹊”、“随行”、“甩尾”、“叱咤吟风”,一气连招,轻松解决了这几个士卒。

????这一战杀了近九十人。刚刚负责包围破庙后面的牌头,见势不妙,早早就带着手下溜之大吉了。

????沈炎和谷惠玲等四美女汇合于湖畔,赤裸相见。五个人身上都溅了血,四美女相视而笑,沈炎跃身而起跳入湖中,不见了踪影。

????谷惠玲担心起来,待沈炎从水中露出了脑袋,终于放了心。

????谷妃丽说道“我们也下去洗一洗吧!”

????谷媛可道“好呀!”她话音未落第一个跳入了湖中。

????谷妃丽笑道“什么事你都要赶在前头!”也跳入湖中。谷惠玲和谷心雨也放下兵刃下了湖。

????谷媛可在湖中游水,却还不依不饶“还说我什么事都赶在前头,遇上沈大侠可不是大姐你在前头?”

????谷妃丽也不让步说道“我认识沈大侠,也是缘分所致。”

????沈炎从水底浅来,突然出现在姐妹花中间,一手摸着一个的膣儿“你们几个,怎么不穿好衣服?”

????谷惠玲说道“我们就想光着屁股陪你打这一仗,反正又都是你的女人!”

????谷妃丽笑道“难道沈大侠是吃醋我们被那些鞑子军看了身子?”

????沈炎用力抠摸了姐妹俩的膣儿,只听得姐妹二人的娇喘,道“就是你们光着屁股到闹事去供人参观,我都不放在心上!”

????沈炎本无心和四女戏水,只是为了洗干净身上的血液。便飞身跃上岸,提起开阳刀回到破庙。四个美女也洗了个感觉,跟着回到破庙。

????众人穿好衣服,整理了行装启程。

????沈炎一行五人,当夜到了天鹰教总坛,是时候拜见一下天鹰教的教主了。

????天鹰教教主谷正峰已经亲自设宴等着沈炎来到。案上已经摆好了酒宴,沈炎和谷惠玲一入大堂,谷正峰便走到门前亲自迎接“久仰开阳刀客沈大侠的威名,能光临敝教,真是蓬荜生辉啊!”

????沈炎听闻谷正峰已经有七十八岁高龄,但看起来还是红光满面,神采奕奕,又有几分仙风道骨,态度谦和,却又不失威严,沈炎拱手说道“谷前辈客气了,倒是沈某对谷老英雄仰慕已久,如今得见,也是平生少有之快事!”

????谷正峰一听,表情却是有些怪异,沈炎与之相视,两人竟然同时大笑一阵。谷正峰拍着沈炎的肩膀道“你我虽然今日初次见面,但神交已久,都不是矫揉造作之人,今天反而假客套起来!你既然与我女儿惠玲交情匪浅,我便托大叫你一声贤侄,你意下如何?”

????沈炎说道“谷前辈的年纪,做我父亲绰绰有余,惠玲姐又年长我几岁,如此称呼再适合不过!”

????谷正峰抚掌大笑“哈哈,贤侄果然豪爽,来来来,咱们坐下喝酒,贤侄上座!”

????沈炎在谷正峰的邀请之下,坐在了上宾席,坐定之前,从后背取下包着皮囊的开阳刀,倚放在案旁。

????谷正峰又安排道“惠玲,你等都坐在沈大侠身旁,一定要把我贤侄陪好了!”

????谷惠玲笑道“知道了,父亲!”谷惠玲随即落座于沈炎身边,而谷妃丽、谷媛可和谷心雨都落座在他们身后,四女都换上了相称的女装,个个美艳绝伦。

????大堂中还有几个人落座于其他案中,谷正峰坐定之后,对沈炎笑道“这边的几位,想必惠玲早就介绍给你认识了,我就不再多费口舌了,哈哈哈!”

????这堂中落座酒宴的还有六个人,与沈炎对坐的三个人,也都是五六十岁的长着,他们都是谷正峰的得力助手,相对居于首位文雅端正的是朱雀堂堂主——姬狴犴,其次那位身材魁梧、生着美髯须的是青龙堂堂主——陈之徽,再次那位脸庞削瘦的便是白虎堂堂主——萧榕昇。

????和沈炎并列的三个人,有两个中年汉子,分别是谷正峰的长子谷振寰、次子谷振威,还有一个年轻人,约么二十多岁、相貌俊郎,穿着黑斗篷,肩膀上托着一只白头苍鹰,此人便是谷振寰的儿子——谷晟炆。

????沈炎已经发觉到,自从他进了大堂开始,谷振寰、谷振威兄弟二人对自己很有敌意。来的路上谷惠玲已经对她这两个弟弟的为人告诉了沈炎。谷振寰为白虎堂堂主,处事雷厉风行,有一定的能力,但为人尖酸刻薄、心胸狭窄、嫉贤妒能,此次谷惠玲夺取破军游龙扇,他心里第一个不舒服。而谷振威是个庸才,放荡散漫,喜欢声色犬马、花天酒地,不愿意担任任何职位,只在谷振寰手下打打杂而已,平日里也是和大哥一个鼻孔里出气。至于谷晟炆,则是跟随其父做事,沉默寡言,但生性残忍,他养的那只苍鹰不知啄瞎了多少武林人士的眼睛。

????沈炎自然不会将这种宵小之辈放在眼里。

????谷正峰端起酒杯,步入正题“来,诸位,为沈炎贤侄的到来,咱们干上一杯。”在场的人将酒杯中的酒干了,其余人都自己将杯子倒满,唯有沈炎是谷惠玲坐在身旁斟酒,这让沈炎显得有些突兀。

????紧接着,谷正峰又端起酒杯“这第二杯,我要感谢沈贤侄,帮助我天鹰教夺回了破军游龙扇,为我天鹰教助一臂之力!”

????众人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????这时谷正峰说道“既然话说到这里,谷某也就开门见山了。我天鹰教自创教以来,在江南也是赫赫有名,但还远远不能称霸一方,我等习武之人,为的是什么?自然是光大门楣,留名百世。如今我教,不仅是取得了这破军游龙扇,还请得威震江湖的开阳刀客来到这里。本来嘛,我想取得这破军游龙扇,称霸江南,可如今又有开阳宝刀再此,我天鹰教又何愁不称霸整个武林!”

????谷正峰话音一落,姬狴犴等人纷纷举杯“恭喜教主、一统江湖!”

????众人酒都干了,谷振寰说道“久仰开阳刀的威名,不知沈大侠可否让我等见识一番这天下第一刀的真面目,给诸位助助兴!”

????沈炎心道:谷振寰的一番话其实说得颇为无礼,以我的名望,哪里应该给他舞刀助酒兴?拿我当樊哙使唤了不成?但觉着扬刀立威杀一杀他的威风也未尝不可。当即拿过开阳刀,剥开皮囊将刀拿到手,然后走到大堂中心,刀尖向下一墩,只见地面青砖碎成齑粉,刀尖插入地下一尺立于大堂,刀背的夜光骷髅虽然不耀眼,却格外引人注目。此时大堂内众人都感觉到一阵阵杀气传来······“哎呀,真是口宝刀——”

????“杀人利器——”

????“绝非凡品——”姬狴犴、陈之徽、萧榕昇三人嘀嘀咕咕的说道。

????谷正峰眼神看得有些发痴,说道“哈哈,果然不同凡响,真是口好刀啊——”

????这时谷振寰又说道“刀是好刀,可我还行见识一下沈兄的轩辕刀法,到底是何等神功!”

????沈炎自谦道“轩辕刀法,中用不中看,不看也罢!”

????谷振寰道“诶,沈兄太过于谦虚,这江湖上不知多少高手丧命于这轩辕刀法之下,可否让我也开开眼!”

????谷正峰道“振寰——休得无礼!”

????沈炎面向大堂中心的一个大香炉说道“不妨!敢问前辈舍不舍得这尊香炉?”

????这青铜香炉,三个成年男子双臂展开才能将它抱住,高也足有一人多高,重量怕是有几千斤,沈炎见多识广,也见得许多古物,认得这大香炉,乃是西周传下来的宝物,所以他便有意将这选择权交给谷正峰。

????谷正峰却痛快的答道“舍得!”

????沈炎听其话音刚落,双手将刀举过头顶,刀身顿时生出火焰,自上而下劈落,来了一个“绝命斩”,这庞大的香炉“嘭啷啷”几声就被劈成了两段,倒翻在两侧。

????谷正峰大喊“好!好刀!好刀法,果然是好刀法!哈哈哈!”

????沈炎收刀对着谷正峰双手抱拳“晚辈毁了这么好的一尊西周香炉,实为暴殄天物——”

????谷正峰笑道“贤侄不必自责,这香炉虽价值连城,但在我看来,相比你这样的人才,那根本不值一提,贤侄请就坐!”

????沈炎收刀回座,大堂内其余人等见识了沈炎的刀法,都万般震惊,尤其是姬狴犴等元老,不由得心生佩服。

????姬狴犴说道“素闻沈大侠不仅会轩辕刀法这样的盖世神功,还精通唐门绝技,匕首、暗器之快捷和精准也是天下少有,如此多才多艺,姬某是佩服万分!”

????沈炎笑道“姬先生过奖了,人外有人、山外有山,想必这天下武功在我沈某之上的也不少。”

????谷正峰道“贤侄就不比谦虚了,惠玲对我讲了,贤侄不嫌弃,愿意加入我天鹰教,我是非常高兴的。你如此高的本事,我若职位给得你低了,恐怕埋没了你,我就给你个副教主之位,如何?”

????谷正峰刚一说完,在场众人神态各异。姬狴犴等人纷纷点头表示赞成,而谷振寰却满脸通红,却又不好发作,狼狈得很。

????沈炎说道“晚辈才疏学浅,虽精通点武功,但做不好这么高的位置。”

????谷惠玲笑道“炎弟何必这么谦虚,你助我教夺了破军游龙扇,这是奇功一件,又带着这一身的本领加入我天鹰教,你若不做这副教主,我这堂主也不必做了!”

????谷正峰又笑道“哈哈哈,说得好,说到底,这开阳刀的威名其实远在破军游龙扇之上,我这般年纪,再难有作为,将来有沈副教主坐镇我天鹰教,何愁我教不称雄武林!”

????沈炎说道“晚辈在天鹰教居于什么职位,倒不重要,只要前辈能答应晚辈和令嫒的······”

????谷正峰没等沈炎说完,便大笑道“哈哈哈——贤侄···额,不,贤婿,贤婿。我已经得知,你和小女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你又不嫌我这女儿已经年过五旬,嫁过人生过孩子。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如今我这女儿,她自己的孙女都到了婚假之龄,只要她同意,便做得主,还要我这快八十岁的老爹为父之命吗?我看就免了罢——”

????沈炎说道“我娶令嫒,就是为了正名分。在我看来,无论她的儿孙满堂,还是初婚处子,娶亲便是娶亲,没有分别!”

????姬狴犴说道“有道是名不正言不顺,副教主是诚心诚意,教主还是不应该拂逆这份好意,以我看,副教主今日加入我天鹰教,便是提亲的贺礼,不知教主意下如何?”

????谷正峰道“嗯···有道理,好啊,这份大礼好得很——如此一来,贤婿与我便是一家人,那就再好不过了,那就烦请姬先生,挑个良辰吉日,为他们筹办婚事如何!”

????姬狴犴道“愿意效劳!”